从前,临州有个先生,出外办馆教书,东家天天用咸鱼招待他。先生吃得发腻,不禁生气道,你们不能如此刻薄,也要兼味(添菜、换菜)来吃。
  学生听错了话,便回家告诉母亲:先生说下次可给腌芋吃。
  母亲说:腌芋要麻人的,怎么能吃?
  儿子说:他既然要吃,只管给了。于是,母亲就送上腌芋。
  先生很高兴,居然把它当作好菜吃,结果舌头又麻又辣,很不好过,慌忙拔了茅草用劲擦舌头,想擦去麻气。学生偷偷前去观察动静,高兴地赶回报告母亲道:先生说腌芋好吃,果然是真的。先生如果不用手扯住舌头,恐怕连舌根都要下去了。